坚决维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

发布时间:2018-04-16 14:38 信息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杂志 字体大小:[大][中][小]

以高度的政治自觉坚决维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

  全党都自觉向习近平总书记看齐,向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看齐,向党中央决策部署看齐,党中央就有权威,党中央的集中统一领导就有力量

  维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是纪检监察机关的基本职责和要求,是纪检监察机关的初心、初衷,任何时候都不能模糊、动摇、放松

  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坚持党的领导,首先是坚持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维护党的权威,首先是维护党中央权威。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是一个成熟的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基本建党原则,是我们党在带领全国人民进行革命、建设、改革过程中得出的重要经验,是每一个共产党员必须遵循的政治原则和根本政治要求。

  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等旗帜鲜明指出,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是无产阶级政党力量的根本所在

  马克思、恩格斯高度重视并深刻揭示了“权威”对于无产阶级政党的极端重要性。1847年,马克思、恩格斯为共产主义者同盟制定新《章程》,规定盟员必须“服从同盟的一切决议”,同盟的整个组织由中央委员会领导。1870年,为树立国际工人组织总委员会的权威,马克思强调,每个支部“不得提出任何与我们的章程直接抵触的论点”。这些都体现出马克思、恩格斯坚持权威的建党思想。1903年,列宁对马尔托夫主张实行“自治制”、“党员俱乐部”式的建党思想进行了批判,强调党员必须参加党的组织,按照地方服从中央、下级服从上级、少数服从多数原则建党;并指出,组织上的机会主义将“削弱中央机关的影响”,必须按照集中制原则把党建成“真正钢铁般的组织”;“无产阶级实现无条件的集中和极严格的纪律,是战胜资产阶级的基本条件之一”。正是由于坚持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苏共在拥有20万党员时,建立了政权;在拥有200万党员时,打败了希特勒。

  历史也同样证明,当缺乏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时,无产阶级政党无可避免地将遭遇失败。巴黎公社是无产阶级建立的第一个政权,但极度缺乏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公社设立的10个委员会互不统属,各委员会都不设负责人,拒绝设立常任主席团,62天的存续期内产生了28位主席。恩格斯在《论权威》中深刻指出,“巴黎公社遭到灭亡,就是由于缺乏集中和权威”。苏共在拥有近2000万党员时,在所谓“公开性”“民主化”的口号下,允许党员公开发表与组织决议不同的意见,实行所谓各级党组织自治,一些苏共党员甚至是领导层成员成了否定苏共历史、否定社会主义的急先锋,成了传播西方意识形态的大喇叭,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一步步沦丧,最后这样一个有着90多年历史、连续执政70多年的大党老党就哗啦啦轰然倒塌了。

  从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等人的建党思想和国际共产主义历史实践可以看出,无产阶级政党的性质和特点决定了集中统一是其力量所在,而维护党中央权威是党的集中统一关键所在。

  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是中国共产党在长期革命、建设、改革过程中形成的优良传统和宝贵经验

  我们党的根本组织原则和领导制度是民主集中制,而民主集中制的集中最根本的就是要集中到党中央,民主基础上的正确集中最终凝结和转化为党中央权威。党的历史反复证明,形成坚强的党中央并自觉维护其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攸关党的生死存亡、国家的兴旺发达。

  (一)我们党成立初期高度重视加强和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

  加强和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是我们党重要的建党原则和指导思想。1920年,蔡和森提出将要建成的中国共产党“党的组织为极集权的组织”“党员须守‘铁的纪律’”。1921年召开的党的一大,针对李达、李汉俊、陈公博认为党应该成为研究马克思主义的组织,不用成为有纪律的战斗的党的错误认识,参会的大部分代表表示反对,并最终在一大党纲中明确“我们党承认苏维埃管理制度”,地方执行委员会“必须受中央执行委员会的监督”;在二大产生的第一部党章专设了“纪律”一章,明确“全国大会及中央执行委员会之议决,本党党员须绝对服从之”;进而在党的四大确立了总书记制度,明确“中央执行委员会须互推总书记一人总理全国党务”。

  在党的事业经受挫折和考验时,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更显重要。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之后,在党面临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党的五大通过《组织问题议决案》,强调“党内纪律非常重要,但宜重视政治纪律”,党的组织必须“严密服从党的指导”。随后,五大党章明确了党的“指导原则为民主集中制”,保证了全党一切行动听从党中央的号令和指挥。1935年,遵义会议确立了毛泽东同志在红军和党中央的领导地位,我们党开始形成坚强的领导核心,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得到加强,从此中国革命的面貌便焕然一新。

  (二)延安整风、建立重大事项报告制度、撤销大区等极大加强了党中央的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

  在党的历史上,张国焘分裂主义、王明“左”倾教条主义和右倾投降主义错误都曾严重损害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给我们党和红军造成了巨大损失。延安时期,在毛泽东同志带领下,我们全党开展了整风运动。反复强调“党的统一领导”的重要性,要求必须坚持“个人服从组织,少数服从多数,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的原则,“党的一切工作由中央集中领导”,各地党组织“在实行政策及制度时,必须依照中央的指示。……不得标新立异,自作决定,危害全党领导的统一”。延安整风进一步巩固了毛泽东同志的领袖地位,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得到空前加强,保证了全党思想行动的统一。

  1948年,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决定实行重大事项报告制度。要求各中央局和分局,由书记负责,每两个月向中央和中央主席做一次综合报告,重要事项必须随时报告和请示,“彻底消灭事前不请示、事后不报告的不正确态度,彻底纠正存在着的某些严重的无纪律无政府状态”。这一制度坚决维护了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为确保我们党经受和平与胜利的考验、顺利实现长期执政,发挥了长久性的警示和促进作用。

  1954年,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决定撤销大区一级党政机关,各省直属中央领导,进一步强化了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毛泽东同志在《论十大关系》中指出“我们建国初期实行的那种大区制度,当时有必要,但是也有缺点”“以后决定取消大区,各省直属中央,这是正确的”“为了建设一个强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必须有中央的强有力的领导”。

  (三)改革开放后,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的加强和改善推动了党和国家事业的发展

  “文化大革命”时期,林彪、江青(四人帮)反革命集团破坏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造成党内山头主义、派性主义盛行,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对此,我们党深刻总结历史经验特别是“文化大革命”的教训,于1980年制定了《关于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重申了“四个服从”的原则,明确“全党服从中央,是维护党的集中统一的首要条件”,强调“坚持党性,根绝派性”。此后,党内政治生活逐步正常化、规范化,民主集中制得到更好贯彻落实,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进一步加强和改善。正是由于加强了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改革开放后,我们不仅成功抵御了苏联解体、苏共下台、东欧剧变、颜色革命等严重冲击,而且开创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避免了共产主义再次成为“幽灵”,党和国家事业取得新的发展。

  邓小平同志强调“党中央的权威必须加强”“属于方针、政策的重大问题,国务院也好,全国人大也好,其他方面也好,都要由党员负责干部提交到党中央常委会讨论”。江泽民同志指出“维护党和国家的集中统一,维护中央权威,是极端重要的”。1993年,我们形成了党的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三位一体”的领导体制,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得到进一步加强。胡锦涛同志也指出“党的各级组织和全体党员要自觉遵守党的政治纪律,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坚决维护党的集中统一,始终同党中央保持一致,坚决维护中央权威”。

  党的历史和实践证明,什么时候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得到加强和维护,我们党就有力量,我们的事业就有希望;反之,我们便会遭受挫折,乃至失败。

  进入新时代,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是我们党加强自身建设和实现历史使命必须坚持的政治原则和首要政治任务

  党的十八大,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党要承担起新时代的历史使命,就必须将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作为一以贯之的政治原则和首要政治任务。

  (一)在习近平总书记坚强有力的领导下,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得到重塑和根本性强化

  党的十八大以来,面对纷繁复杂的形势,习近平总书记以“得罪千百人、不负十三亿”的责任担当,以“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坚强意志,带领我们党坚定不移推进全面从严治党,清除党和国家重大政治隐患,净化党内政治生态,使我们党经受深刻洗礼而再铸辉煌,重塑了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习近平总书记带领全党进行艰辛理论探索,形成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带领党和国家进行深层次、根本性的变革,取得了全方位、开创性的成就,赢得了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衷心拥护,受到了国际社会高度赞誉。十八届六中全会明确习近平总书记的核心地位,正式提出“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并写入全会文件。十九大后,明确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主义思想为我们党的指导思想,并写入党章和宪法;通过修改党章和宪法,进一步巩固了习近平总书记的核心地位和“三位一体”的领导体制。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得到根本性强化。

  (二)必须坚决维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

  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是具体的而不是抽象的。每一名党员必须牢固树立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的核心地位,就是维护党中央权威;维护党中央权威,首先要维护习近平总书记的核心地位。在我们这样的大国、大党,一定要有一个坚强有力的党中央,一定要有一个“最有威信、最有影响、最有经验”的总书记作为核心,这样才能凝聚中央委员会、中央政治局各位成员的智慧,凝聚各级领导干部的智慧,凝聚全党的智慧。全党都自觉向习近平总书记看齐,向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看齐,向党中央决策部署看齐,党中央就有权威,党中央的集中统一领导就有力量。

  (三)纪检监察机关必须担负起维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的重大政治责任和特殊使命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纪检机关就是党内的‘纪律部队’”,要“把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作为首要任务”。纪检监察机关要以高度的政治自觉,坚决维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纪委牢固树立“四个意识”,始终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不仅是令行禁止上的一致,而且是思想上高度自觉的一致。十九大后,赵乐际同志坚定指出,维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是纪检监察机关的基本职责和要求,是纪检监察机关的初心、初衷,任何时候都不能模糊、动摇、放松。

  纪检监察机关要始终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开展工作,以实际行动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要忠诚履行监督执纪问责、监督调查处置职责,举旗亮剑、较真碰硬,严明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坚决查处“七个有之”行为,坚决清除“两面人”,坚决清除党内重大政治隐患,坚决同一切危害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的行为作斗争。督促各级党组织和党员干部做到党中央提倡的坚决响应、党中央决定的坚决执行、党中央禁止的坚决不做,以实际行动保证全党统一意志、统一行动、步调一致前进。

  (四)坚持问题导向、适应时代要求,为维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提供坚强法规制度保障

  纪检监察机关是政治机关,法规工作也是政治工作,必须通过法规制度将维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上升为全党共同意志和必须遵守的“铁的纪律”。十九届中央纪委把坚决维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作为法规工作的重要遵循。明确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纪检监察法规工作的指导思想,是纪检监察法规制度建设的魂和纲,更是做好纪检监察法规制度建设工作的思想武器和行动指南。对此,我们旗帜鲜明、立场坚定,坚决践行“四个意识”、彰显“四个自信”。同时,将维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贯彻落实到法规制度建设中。在党纪处分条例修订中,把维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作为根本出发点和落脚点,突出强调政治纪律,明确对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不力,同党中央唱反调、搞政治上自由主义等行为应予严肃处理。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写入监察法,作为监察工作的指导思想,明确“坚持中国共产党对国家监察工作的领导”,着力构建党统一指挥、全面覆盖、权威高效的监督体系。在监察法配套法规中,明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合署办公,在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下,将坚定维护习近平总书记的核心地位、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作为监督重点。

  历史反复向我们证明,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是党的力量所在,是我们党不断从胜利走向胜利的根本保证,全党必须对此保持清醒认识。纪检监察机关更应坚决维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通过法规制度建设等擦亮惩恶扬善的利剑,确保全党在政治立场、政治方向、政治原则、政治道路上同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确保全党令行禁止。(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法规室)

附件下载

关于我们 网站声明

中共福州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福州市监察委员会 福州市“数字福州”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 承办
技术支持:0591-83374473 闽ICP备11009988号